9年「医疗外交」结束,医事人员不捨离开布吉纳法索:朋友远胜于

收藏:123

布吉纳法索5月24日宣布和台湾断交,我政府也宣布与布国全面终止双边合作与援助计划,撤离大使馆、医疗团与技术合作人员,也让过去在布吉纳法索的各项合作计画等因而中断,在当地从事「医疗外交」长达9年,让龚保雷教学医院(CHU-Blaise Compaore)从无到有,以「台湾人保罗」称号为人知的滕春祐,也将在近期离开返台,面对许多尚未完成的任务,滕春祐表示惋惜与祝福。

曾说「台湾是伙伴」布吉纳法索断交,非洲只剩一个邦交国

(中央社)在布吉纳法索说起「台湾人保罗」,很多人知道是指滕春祐,他在当地协助医务管理长达9年,断交后不得不撤离。临别前他说,朋友远胜政治,祈愿布国人民的医疗需求有朝获得满足。

布吉纳法索网路媒体LeFaso.net于5月中旬开始刊登「布吉纳法索-台湾25年合作」系列专题,纪录台湾在布吉纳法索提供的手工艺中心、烘米厂建设和医疗支援等计画。

4篇报导陆续上线后,布吉纳法索于5月24日突然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即使后续还有关于双边合作的报导,可能也无望刊出。在这4篇报导中,其中一篇聚焦于龚保雷教学医院(CHU-Blaise Compaore),内文形容这是「双边合作成果的典範」。

这间拥有600床的医院从无到有,少不了台湾的协助;从兴建到桌椅灯管等用具,以及资讯管理系统,都来自台湾。

最熟悉这个计画的人,应该是在当地待了9年的「台湾人保罗」。

九年改善医疗环境的未竟之业只能惋惜

他本名滕春祐,是埔里基督教医院院长特别助理,台湾人大多称他「滕特」,但在布吉纳法索,从历任卫生部长到一般民众都用他的法文名「保罗」(Paul)来称呼,虽然这个名字在法语中相当普遍,但若提到「台湾人保罗」(Paul le Taiwanais),讲的就是他。

56岁的滕春祐于2009年5月来到布吉纳法索,协助建设龚保雷医院,本以为最多待两年,但医院完工后,他注意到新医院的需求,于是继续辅导建置资讯管理系统,直到2014年;任务一完成,又接着协助医院提升临床技能,今年2月新的洗肾中心才刚揭幕,滕春祐也不知不觉就在布吉纳法索待了9年。

滕春祐接受中央社记者电话访问时说,这间医院在当地评价大致是乾净明亮、服务好,价格介于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之间,当地人认为这是「台湾人的医院」,但滕春祐都说:「这是你们自己的医院,我们只是来帮忙而已。」

滕春祐曾在一篇文章里记述两名布国友人对这间医院的想法。他们说,小时候生病,很难看到医生,更别说到医院就医,生病几乎只能靠自己痊癒。有点钱的人或许还能买成药吃,没钱的人只能土法治疗,结果就是很多亲友因病逝世,所以他们很感谢台湾帮忙建造医院。

布吉纳法索医疗环境欠佳,滕春祐举例,一般国家是计算洗肾患者5年死亡率,而布国死亡率太高,计算的是5年存活率;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地区约有700人需要洗肾,但每週最多只能排到洗一次,新的洗肾中心成立后,目前提供12床位,多少增加了患者存活的机会。

依照原定安排,滕春祐还要协助医院的心导管相关计画,经过2年筹备,近期终于要展开,现在一断交,所有计画戛然中止,他也準备返台,对未竟之业,只能感到惋惜,「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能送的东西都送给他们」。

连加恩:政治和外交的界线,从来就无法限制台湾民众的爱心不捨离开,相信「台湾足迹会留下来」

滕春祐回忆,布国外交部宣布断交当天,龚保雷医院院长急着找他,并写信给埔里基督教医院,希望双方继续技术合作,他为政府决定感到愧疚的同时,希望滕春祐留下来帮忙。

依规定,合作计画悉数终止,但埔里基督教医院本于「爱邻如己」院训,愿意提供远端的友情协助,布国人员若有系统上的问题,仍可向埔基询问。

滕春祐说,

他说,当地舆论也很两极,有些人并不希望台湾离开,还发起串连,想在下届总统选举换掉总统卡波雷(Roch Marc Christian Kabore),「好把台湾找回来」。

滕春祐离家9年期间,两个女儿从国、高中生到毕业、出社会工作,他都未能陪伴,也自觉苍老很多。他在布吉纳法索得过3次疟疾、8次伤寒、2次阿米巴痢疾,还有一次登革热和一次「不明热」,这次撤回台湾,正好让他休息一阵。

他说:「可惜、遗憾一定有,但努力过了,就遵照上帝安排,走一遭也值得,过程起伏,一辈子不会忘,台湾的足迹也一定会留下,不会轻易消失。」

毕竟难免牵挂待了9年的地方,他说,未来仍打算以私人身分回到布吉纳法索看看老友,此外,台湾仅余的非洲友邦史瓦帝尼打算建置医院,也有人问他愿不愿意协助。他说,若真有需要,他义不容辞。

他以自己的经验归纳,在非洲做事要有3种心态:决心、耐心与爱心,要以对方能接受的方式去协助,而非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带着奉献的心,至少花2、3年时间,才能期望看到成果。

滕春祐近日忙着整理设备清册、交接,还要处理银行帐户和水电帐单,两週内就要离开布吉纳法索。

临别前,滕春祐对每天相处的布国人民和患者只有祝福:「希望他们继续慢慢往前进步,这里的人民真的很和善,上帝会照顾他们;尽量不要生病,也祝福早日康复,希望这个国家的百姓,医疗需求有一天能得到满足。」

台湾对断交国的援助,应抛弃「不爱我就拉倒」旧思维15年后,那些小孩怎幺了?跟着台湾第一届外交替代役连加恩,重返布吉纳法索龚保雷医院在台协助下从无到有

《自由时报》报导,为协助布吉纳法索建立全国第1家具备资讯化管理的现代化医院,台湾于2007年援建规模600床的「龚保雷医院」,并透过世界医院联盟(IHF)进行医院设置评估,最后选定规模相当与资讯系统建置完整的埔里基督教医院,院方也乐意提供协助,2009年正式展开两国的医疗交流。

布国的医院高阶主管、医护、行政及资讯人员均先后来台接受训练,于埔基进行观摩交流,2010年「龚保雷医院」正式落成,埔基辅导团更加速推动新院的医务管理与资讯系统建立,派专业人员赴布国实地辅导,每梯次最多达10人常驻医院,医院于2011年正式营运,直到2017年为让医院能独立自主,计划性进入资讯远端辅导阶段。

《needsRadio》 报导,这家医院有两个首创,分别为「医药同院」和「医疗资讯管理系统」。

虽然「医药同院」在台湾稀鬆平常,但在「医药分业」的布国,不但特别修了法案,推动后因病患可以更準确并快速获得医师诊疗后的处方,而使其他医院有意群起效尤;「医疗资讯管理系统」让挂号、看诊、检验、住院、收费与病人的就诊纪录「数位化」且能快速地全院传输,并获永久保存,成为下一次回诊参照。

2011年9月龚保雷教学医院正式营运,由原先5个门诊科别,扩充至目前23个以上的门诊科别,门诊人数由初期每月约30人次,增至目前近2000人次,院长Mr.Sanfo说:「即便没造访过龚院的人也可以想像,我们就像任何一个已开发国家中所见到的医院一样」。

《联合新闻网》报导,当年负责执行辅导计画的埔基企划室专员张明源回忆,2015年时因台、布复交20週年,当地还盛大举行庆祝活动,特别感谢台湾医疗团队付出,未料相隔4年变了调,令人遗憾。

埔基副院长侯宏彬也相当感慨,在布国努力了9年,看着当地医疗和软硬体设备从无到有,难免期待能将龚保雷经验推展至该国内其他医院,帮助更多的布国人民,如今被迫终止,之后将依政府指示撤回2名驻布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