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雪“火金姑”提灯照夜明

收藏:887

瓜雪“火金姑”提灯照夜明几个世纪以来,浅浅一弯瘦河,滋润与催生了瓜拉雪兰莪的发展,却也汩汩咽吞了两岸多少的风流事迹。倘若河流有知,它会否也在静谧的月夜里,以潺潺的流水声,给守在河畔的谁或谁轻声诉说着一些隐藏于丛林深处,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如果你到这里转一趟,或可从日日狂飙的海风的呼呼声中、夜夜準时提灯出巡的“火金姑”的唧唧声中,还有那三不五时露影蹤的鸢、海鸥、蜂鹰、中国苍鹰、日本麻鹰、鹗及斑点鹰的啁啾声中,听到那幺丁点儿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的小小秘密。雪兰莪(Selangor)这名字的由来有个说法,“Selangor”一字中的“Selang”,在古马来语的意思是海峡,Ur在淡米尔语的意思为城市,因此,这两个单字合成的“Selangor”,成了既梦幻又富有想像空间的“海峡之城”。宫崎骏在1986年推出的动画电影,就叫作《天空之城》,呈现了古往今来人们对于天空的迷恋和想像。那海峡之城这个名字会否也在某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于海洋的想像?这样设想的时候,雪兰莪的形象马上就多彩灵动起来。然而,说“海峡”还言过其实,雪兰莪充其量只是沿着河流而立的城镇。但瓜拉雪兰莪中的“瓜拉”一词却奠定其“港口”的身份,又傍水,使之在某种程度上比之雪兰莪领域内任何一个城市都还贴切海峡之城的形象。但瓜拉雪兰莪可不随便屈就了人们的矫情想像,瞧,它那身庄稼人的自重和草莽劲,即便是搁在科技城市旁对照着比较也不见些许寒碜。只有这样,踏在它坚实的土壤上,才能深刻地感受到这一块土地的呼吸和心跳,并清楚地认知人类与大地的关係;也的确只有这样,那幺靠近才可认真看清它的不修边幅、它的淳朴、它的土。生活节奏悠然自得想要知道瓜雪人生活得怎幺样,必须到瓜雪的街道走一遭,瓜雪皇家山下的小镇齐整地铺排着一列又一列的战前店屋,道路因为车流量小而显宽敞。利落朴实,率性自然,这就是瓜雪给人的第一印象。在这里,几乎不必用力,便可轻易感受到瓜雪人特有的生活节奏,慢,却也悠然自得。不说,谁知道它也曾经是座繁华的港城?谁知道它曾经沧海它也乐于为水?千帆过尽,不尽苍凉处,它是没落的贵族,却也懂得如何适时在时代更迭中往后倒退一步,默默隐去。也因为它的曾经风光,给它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历史古蹟,这些历史古蹟和天然的热带雨林区也成了瓜雪主要的旅游景点。此外,瓜拉雪兰莪也是雪兰莪州的第一个州首府及旧政府的行政中心。也因为靠海,瓜雪的海鲜生猛鲜甜,是到瓜雪必试的美食。点点萤火虫暗中发光现银河蘸饱墨色后,夜黑得沉甸甸,将小码头熏染成一抹黏液般的暗色调。河水川流不息,不住在码头的木桩上叩出潮湿的声响。小码头的木桅上挂着一盏灯,光线微弱得只足以照明行人的脚底,让人不至于一脚踏空。船伕手持照明灯,指引一伙人登上船。小舢舨吃重后,不小心在水里打了一个呼噜,看它还一脸讪讪呢,就给船伕的大脚一踢,踢出了码头。小舢舨驶出去后不久,船伕便把引擎熄掉了,好让船只可以顺流贴着红树林无声滑行,在泛着粼光的水面上划出流动的形状。雪兰莪河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河畔的海桑树(亦称柏令槟树)丛生,也就吸引了一群爱提灯的小家伙到访。而这一群爱提灯的小家伙,福建人给牠取了一个好听也传神的名字,叫做“火金姑”。这些“火金姑”,也就是让“关丹村”这个小村落蜚声国际的原因。当然,牠们也有另一个更为通俗的名字――萤火虫。对住在偏远地区的人们而言,萤火虫,他们或许早已司空见惯了,但若要数以万计的萤火虫同时聚在一棵树上,如开派对那般热闹喧譁,却还是极为罕见的。像是谁不小心将一大把萤光粉洒落在树上,也或许是让昨夜的一场大雨给抖落的星点,“萤河”夹岸一百呎内恍若“银河”之姿,在地面上发亮。于是,船游在夜河上,听水声涓涓,看萤火点点,繁星与景交织成莫内笔下的印象派名画,在这种氛围下,人心总能达到极致的清澈平静,也只有位于关丹村的萤火虫公园,才可以给游客这一番独特的感官享受。每一趟“萤河游”为时约20分钟,收费为成人每趟15令吉,小孩每趟8令吉。此外,在瓜雪萤河观赏萤火虫的最佳时间是晚上7时30至9时30分,而且宜避开月圆前后的日子,因为萤火虫最活跃的时候是在月黑风高的晚上。蜿蜒雪兰莪河生物宝地站在瓜拉雪兰莪的最高点皇家山放眼远眺,便可见远方一条黄色长蛇匍匐在青郁翠绿的丛林中,分外显眼。人说,这叫雪兰莪河。在城市中被压沉在大厦底下不见天日,来到这里,雪兰莪河才有机会从土里钻出来,在阳光底下痛痛快快地来一场日光浴。开埠的鲁姆王(Raja Lumu)当年想必也曾嫌它挡道碍事,而用他那大脚狠狠地踹过这条懒蛇。要不怎幺它成天畏畏缩缩的,就想往树林里遁?若非登高,走在街上真几乎不见雪兰莪河的蹤迹,唯有走入丛林中,或深入村落,才可一探幽溪。不过,再怎幺不济,雪兰莪河也还是瓜雪的命脉,牵动着地方上的发展与渔人的生计,因此,即便看不到河流的蹤迹,却可在瓜雪人的身上闻到河水的气息,听到那隐藏于平凡生活中的淙淙流水声。红树林鹤鸟成群即便雪兰莪河水色泽浑黄,河身瘦长,一副长年营养不良的可怜状,但它总是耐看的。若沿着雪兰莪河顺流而下,可直通马六甲海峡,河畔是密密麻麻的红树林,鹤鸟成群,肉眼看不见的还有藏身河底的虾子鱼蟹,运气好的,或还可巧遇溜出来闲逛的四脚蛇。仅仅一条瘦河,就可印证世间万物丰饶的存在,让人只是坐在河畔的木椅上呆望着,也可轻易打发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在流动如河水的时间里,看雪兰莪河在落日的映照下红了大半边脸颊,看天际拉起夜的黑棉被,随着大地沉沉睡去。入夜就结束了幺?当然不,入夜后的雪兰莪河才开始精彩热闹呢!瓜雪自然公园观鸟天堂想要去瓜雪自然公园,有一样东西是必备的:驱蚊水。或至少,也该穿上长衣裤,将自己裹得密密实实的,除了脸部,不让身体的任何一寸肌肤暴露在外。为了让自己可以耐着性子走完这一趟原野探险之旅,也为了不让自己在探险途中被蚊子折磨得“皮开肉绽”,基本的防蚊工夫,还是得做足的。撇开蚊子不谈的话,自然公园其实真是个迷人的所在。只要不是假日,自然公园内通常都不见几个人,是远离城市喧嚣的好所在。瓜拉雪兰莪自然公园是由马来西亚自然学会管理的自然公园,于1987年正式开幕,迄今已有25年历史。自然公园内有佔地300公顷的红树林及原始次森林。雨水阳光充足,在加上丰富的沼泽带,这里的植物都长得非常茂密。望台供人赏鸟瓜拉雪兰莪自然公园也是大马其中一个藏有最多湿地生态系统动物的绿林。据知,有逾160种鸟类,如啄木鸟、鸽子、鹤等藏身其间,名副其实是一座观鸟天堂。自然公园内也有一座大湖泊,湖泊的周围建有3座了望台及3座供人赏鸟的凉亭。此外,公园内也划出一些观鸟地点,让游客可以轻易看到飞鸢及白腹海鵰成群出没或攫食的一幕。除此,定期过境或移栖这里的飞禽及候鸟更是多不胜数,其中包括蜂鹰、中国苍鹰、日本麻鹰、鹗及斑点鹰等。漫步林间小径,看狂野的矮树在道上垂下那一头蓬鬆枝桠,听群鸟和鸣,这些都是在繁华都市里踏破铁鞋无觅处,但在瓜雪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天然体验。/副刊‧报导:周美珊‧2012.02.17